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?从经济冲突到军事战争

2020-06-15 593人围观 ,发现68个评论

从经济冲突到军事战争

一场贸易冲突能否升级为一场以轰炸对手领土为核心的热战?不大可能,但不是不可能的,珍珠港就是一个先例。

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?从经济冲突到军事战争

想像一下,若新上任的美国执政当局,决定扭转让中国经济变得比美国大的趋势。新总统的经济团队向总统分析称,中国人在贸易协定、货币、知识产权、工业补贴,和人为的便宜出口等方面的欺骗行为,无疑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。为了平衡竞争环境,总统命令他的财政部长把中国称为「汇率操纵国」,以此为由华盛顿与中国展开谈判。随着谈判的开始,总统表示自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,双边贸易逆差成长了250%以上,到今天已超过3450亿美元。在当天晚些时候的新闻发布会上,他发布了一份报告,声称他的经济顾问委员会发现在过去的15年中,中国靠着加入世贸组织时获得的让步,使北京对美国累积的贸易顺差达到了3.86兆美元。他说:「现在不只是改变的时候到了,是偿还的时候到了。」他要求中国保证在两年内消除顺差。随着财政官员的谈判破裂,美国国务卿提醒他的中国对手,1930年的《贸易法》允许总统对从「歧视」美国的国家的某些进口商品,徵收高达50%的惩罚性关税。

中国同意不再干预货币市场,藉此回应这个威胁。但是过去中国政府一直在购买人民币,不再干预的结果反而导致该货币的价值急遽下降,进一步不利于美国商品在中国的销售。与此同时,中国海关官员开始拖延在海关的美国出口食品,声称他们没有通过食品安全检查,使美国商人若不把它们运回国,就得让它们在码头上腐烂。美国的一些工厂开始出现「自发」的减速、停工和抗议活动。北京也开始出售其持有超过一兆美元的美国国债,导致债券市场动荡和利率上升。随着投资者开始抛售美国股票,全球市场人心惶惶,主要指数大幅下跌,债券市场波动性飙升。儘管市场动荡,华盛顿仍坚持在贸易方面对抗中国,要求「没有赤字的平等贸易」。

为了支持其诉求,白宫发布了两份被媒体称为经济炸弹的报告。第一份来自国家情报总监,详细描述了中国藉由收购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公司,获得技术授权,投资硅谷新创公司,以及与关键买家建立市场关係等方式,以主导半导体行业的战略。上述每一个领域,中国都找到了应对美国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方法;而这个委员会是一个秘密的跨部会小组,用意在保护美国国家安全,免受外国经济的干预。

第二份报告来自财政部,内容关于中国的大规模网路经济盗窃。根据美国情报单位的数据,该报告估计被盗的知识产权价值达1.23兆美元。总统要求全额赔偿。他宣布,在收到赔款之前,他将对涉嫌利用了被盗知识产权的中国公司课徵惩罚性关税,其中包括电信公司华为和家电製造商美的。

中国对等额的美国产品徵收关税以为报复。随着局势升级,美国金融市场遭遇了类似于2010年「闪电崩盘」(flashcrash)的一系列网路突波(glitch),当时高频交易者导致股市在半小时内损失了一兆美元(儘管股市很快就恢复了)。与那次单一事件不同,这次的事故在一周内反覆发生;儘管每次市场都反弹,但却都没有收回损失。在调查原因时,联邦调查局发现恶意软体已被插入关键金融系统。虽然数位签名指向中国,但探员不能排除假标誌的可能性。调查人员得出结论,如果恶意软体被启动,损害将不仅仅是暂时性的无法运作,还包括交易纪录和金融帐户的损失。

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?从经济冲突到军事战争

美国财政部长告诫总统,即使这个恶意软体只是传言,也会让人怀疑美国金融体系是否完整可靠,从而引发恐慌。对总统来说,这让人想起2008年,当时美国政府纾困金融业,因为担心一家大型银行的倒闭可能会导致整个系统的崩溃。

白宫还在踌躇,毁灭性的消息就传来;外国骇客在美国三大银行的网路内启动了恶意软体,数十万客户的账户资料被永久删除。许多人一上网查看余额,发现自己的账户已经消失,使他们形同破产。他们的故事在社交媒体和电视节目疯传,由于担心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,数百万美国人前去银行和共同基金领回他们的毕生储蓄,甚至瘫痪了没有受到攻击的金融机构。总统及其顾问开始预防金融末日的来到,一些人回顾了前联準会主席伯南克(BenBernanke)在2008年的警告,指出若不立即採取果断行动,「我们週一可能已没有经济可言」。

为了防止中国的网路战士造成更多损害,总统决定对其源头发起网路攻击。儘管美国网路司令部尽了最大的努力,但攻击只是部分有效,因为更多的金融机构继续被骇客入侵。总统的军事顾问建议以空袭摧毁中国网路战部队的所有已知地点。

为了避免与北京进入实战,总统启用了五角大厦最不为人知的机密装备。他命令军方使用迄今为止未曾被披露的无人机,攻击中国最厉害的网路战士、解放军61398部队的上海总部。除了隐身之外,​​无人机还使用「自适应伪装」(adaptivecamouflage),使其能够融入周围环境中,设计师将其与哈利波特的隐形斗篷相提并论。美国想要利用这项秘密武器撇清攻击的责任。

但天不从人愿。中国人已经深入美国军方的电脑网路,他们不仅知道隐形无人机,还知道他们部署在日本的嘉手纳空军基地。由于确信美国是攻击的来源,北京以对嘉手纳发动飞弹袭击作为报复,造成了数十名美军与眷属,以及周围社区数百名平民遇害。日本民众坚持认为其政府,和盟友美国的政府,要对这起中国的无端攻击做出回应。贸易战已经升级为一场实战,局势已经超乎华盛顿和北京所能控制。

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战争不是不可避免的,但它是可能的。事实上,正如这些想定所表明的,中国颠覆性的崛起造成的潜在压力,已创造了一些条件,使意外事件或其他无关紧要的事件,可能引发大规模冲突。

在做出反对霸权欺凌、履行长期条约承诺,争取国家应有尊重的决定时,美中双方领导人可能陷入他们虽然知道、但认为可以避免的陷阱。新技术瞬息万变,从反卫星和网路武器,到名称依然保密的其他种种所能造成的影响,在其用于实际冲突之前无法完全被认识。而按照目前的轨迹,美国和中国在未来几十年间发生灾难性战争不仅是可能的,而且比我们大多数人愿意接受的可能性要大得多。

书名:《注定一战?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》作者:格雷厄姆・艾利森(GrahamAllison)译者:包淳亮出版社:八旗文化出版日期:2018年11月28日

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?从经济冲突到军事战争

不容错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