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思想坦克》社群软体正在吞没我们的心智,就连NBA明星也不例

2020-06-10 189人围观 ,发现62个评论
《思想坦克》社群软体正在吞没我们的心智,就连NBA明星也不例

本文作者为西门思,原文标题为职业运动员的心病──社群媒体正吞食他们的心智,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。

成为职业运动员是许多人的梦想,他们常常签有千万合约,出入有名车代步,走到哪里都是受人注目的焦点,但其实职业运动员的生活未必如同一般人想像中的快乐。

克里夫兰骑士队的 Kevin Love 上个球季自曝自己患有恐慌症,当他在比赛时发作,会感觉呼吸困难、心跳加快,彷彿世界都在旋转,而本季转到圣安东尼奥马刺队的 DeMarDeRozan 则是承认自己有忧郁症,而曾在骑士队担任总教练,并且在 2016 年夺得总冠军的 Tyronn Lue 则承认自己患有焦虑症,并且因此缺席了许多场比赛。

《思想坦克》社群软体正在吞没我们的心智,就连NBA明星也不例

但是患有心理疾病的 NBA 明星或许不在少数,NBA 理事长 Adam Silver 最近就透露,根据他与许多球员的互动显示,这群人们眼中的天之骄子多数并不快乐。

「当我和他们见面时,让我惊讶地是他们真的很不快乐。很多年轻人普遍来说,并不快乐。」Silver 在参加一项活动时这幺说:「如果你有机会亲身参与现在的球队,人们总是戴着耳机。球员是彼此孤立的,而且都把头垂得低低的。」

在过去,NBA 球队里的球员彼此间就像是兄弟一般,长时间相处让他们培养出革命情感,或许比家人还要更亲近,而在现今,儘管总有明星球员想要凑在同队打球的消息,但 Silver 说其实许多球员彼此嫉妒,常常根本不想在一起打球。

当 Silver 说一位球星这样对他说:「他对我说:『从我登上飞机到出现在球场打球,我根本看不到半个人。』他感觉起来非常悲哀。」

相较于其他职业运动联盟,NBA 总是积极透过社群媒体接触球迷,但是另一方面,社群媒体似乎也让许多球员迷失了自我。人们总是在社群媒体上看到球员光鲜亮丽的一面,但是却看不到他们私下孤独的时刻,而发达的社群媒体也意味球员的一举一动都会随时受到关注,甚至如放大镜般地检验。

《思想坦克》社群软体正在吞没我们的心智,就连NBA明星也不例

「我们生活在一个焦虑的年代。」Silver 说:「我想这是社群媒体的直接影响。很多球员并不快乐。」

但其实不快乐的,并不只是职业运动员而已。

根据一篇发表于《异常心理学期刊》的研究指出,从 2009 年到 2017 年间,14 到 17 岁的孩子患有忧郁症的比率增加了六成,18 到 21 岁间则增加了约 46%,而根据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(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)发布的统计数字,从 2007 年到 2016 年间年轻人的自杀率提高了近 56%。

现代的年轻人为何忧郁,原因或许有很多,不过有一些专家认同Silver的想法,他们认为这是因为智慧型手机和社群媒体的普遍化。

Jean Twenge 是圣地牙哥州立大学的心理系教授,她本身着有一本描述科技如何影响年轻世代生活的书,根据她的说法,这是因为社群媒体、简讯和线上游戏,年轻世代比中壮年人更快且全面性地接受这些新科技,所以受到的影响也更大。

Twenge 统计了 2010 年到 2015 年间全美超过 50 万青少年的资料发现,每天花三小时以上在智慧型手机或其他电子产品上的青少年,出现感觉无助、想要自杀的比率比使用两小时以下的青少年要多出 34%,而使用超过五小时的,比率更要高出 48%,另一方面,更频繁地使用社群媒体的孩子,也有 13% 更常出现忧郁的症状。

《思想坦克》社群软体正在吞没我们的心智,就连NBA明星也不例

Twenge 承认这些数据还需要更深入的研究,但是也有人提出了想法,说明除了报喜不报忧之外,为什幺智慧型手机和社群媒体会让人感觉忧郁,因为人们不再有眼神接触,只是忙着低头滑手机。

「人生来就是社会性动物。经过数百万年的演进,我们学会对眼神接触、彼此碰触,以及发生在我们面前的真实事物有反应,有研究指出孤独和忧郁间有关联,而花时间在社交上则会带来好心情和生活。如果智慧型手机阻挡了青少年投入和享受面对面交流,那会是个大问题。」匹兹堡大学媒体研究中心的 Brian Primack 这幺说。

即便社群媒体可能没有人们想像的美好,但要放下它也并不容易,因为许多人际关係都建立在其上,所以一旦离开,可能会导致青少年有与朋友隔阂的疏离感,也会担心自己是否会因此受到排挤。儘管如此,许多青少年已经大胆地走出第一步,根据美国一家行销公司的研究,出生在 1995 年之后的 Z 世代中,有半数已经或正考虑要离开至少一种社群媒体。

在 NBA,球员工会在去年五月开始举办有关心理健康的活动,以帮助面对各式心理健康问题的球员,而许多球队也雇用了自己的心理谘商师帮助球员。

对这些年轻的 NBA 球员来说,要放弃社群媒体或许没有那幺容易,从这一点看来,他们和一般年轻人或许也没有什幺不同。

不容错过